王巍畅谈三星堆:这是新世纪中国考古学的样板

发布时间:2024-02-29 14:12:19 来源: sp20240229

     对话  2023年12月21日,“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项目第一到第四阶段首席专家、执行专家组组长王巍又拥有了一个新身份——“三星堆文化大使”。当天下午,由德阳市委宣传部和三星堆博物馆景区管委会共同举办的三星堆文化大使授予仪式在广汉三星堆博物馆举行,王巍成为首位“三星堆文化大使”。  在这一荣誉身份被授予的前几日,2023年12月15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与王巍相逢在第五届“世界考古论坛·上海”,在与之交谈的近一个小时中,话题仍离不开三星堆。  在第五届“世界考古论坛·上海”开幕式上,上海大学校长刘昌胜宣布了本届“世界考古论坛重大田野考古发现”的获评名单。其中,“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古蜀荣光和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见证”入选重大田野考古发现,是中国唯一入选重大田野考古发现奖的项目。  本届论坛第一轮评审共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973份评选表。三星堆遗址为何能从近千个考古项目中脱颖而出?作为在考古领域深耕多年、成就斐然的学者,全程见证了三星堆新一轮发掘的王巍道出了他的见解。“三星堆是我主张推荐的。”王巍说,时至今日,国外对三星堆的相关认识仍有不足,他深感理应要让国外对此一无所知的人们,了解到三星堆的重要性。“所以我们选择了推荐三星堆,但我们是客观、严谨地根据材料、图片等作出的选择。”他说。  在王巍看来,三星堆展现了一个迄今为止不太为人所知、相当于中国商代在西南地区的一个区域性文明,它既跟中原有密切联系,也有自己浓厚的特点。“首先,我们不可否认的是,三星堆遗址出土遗物的丰富性;第二是遗址所呈现的面貌独特性,这是我们和外国学者所惯常看到的不同样子,例如青铜容器的出土;第三是三星堆考古方法手段的多样性;第四是我们先进的考古理念,对发掘、保护、转化、传播的有机结合。”他说。“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发掘,是新世纪中国考古学的一个样板。”自三星堆新一轮考古工作开启以来,王巍曾在多个场合说道。在他的眼中,三星堆一系列的考古发现是中国百年考古史中的重大发现之一,三星堆新一轮的考古发现是近10年来的重大发现之一,其重要的意义不仅在于学术层面。  这些重大发现、出土的众多文物,极大地丰富了人们对于古蜀文化及内涵的了解,让人们更深切地体会到古蜀文明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文明星空中璀璨的一颗星。“无论是从发掘的方法理念、多学科的结合、多单位的合作,还是后勤保障等,都是非常好的范例。”他说。“我接触考古46年,从事考古42年,考古生涯中印象最深的就是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在“三星堆文化大使”称号授予仪式现场,王巍掷地有声地说:“未来,我会更好地讲好三星堆故事,让三星堆走进千家万户,走向世界各地,让世界各国更好地通过三星堆来认识灿烂悠久的中华文明。”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李雨心 曾洁  手记坚守与传承:绝不做“沙发考古家”  2023年岁末,对于中国考古人来说,注定不平凡。  在当年12月于上海举行的第五届“世界考古论坛·上海”上,广汉三星堆遗址拿下“田野考古发现奖”,成为5年内全球重大考古项目中脱颖而出的9大发现之一;北京大学教授严文明获得“终身成就奖”,这是该奖项首次颁给中国考古人;由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历史学部主任王巍主编、凝结270多位学者心血的巨著《中国考古学百年史(1921-2021)》,获得了“考古研究成果奖”。  论坛期间,我们再一次见到了王巍先生。近一个小时的深度访谈中,他用略带喑哑的声音,说起在考古工作岗位长达42年的漫长时光。  在王巍的讲述中,我们才知晓他的嗓子不太好,却在直播中一讲就是数个小时;他经常全国各地飞来飞去,每个月至少要讲三四场讲座,只为希望不同地域、不同行业的从业者重视考古……  采访王巍先生时,论坛已接近尾声,活动设立了许多分会讨论和演讲,供考古学者们交流。访谈结束后,王巍先生与我们寒暄几句,便匆匆走出了采访间。我们收拾好摄影器材,也陆续前往分论坛,希望能再打探些新闻线索,长长见识。  当我随意走进一间会议室时,没想到又碰见了王巍先生:他端坐在会议室最后一排,听着台上的海外考古学者分享其研究成果,神情认真又专注。我忽然联想起,数十年前,当他还是考古学专业的一名年轻学子时,也许就是这样聆听着前辈们的讲课、思考着前辈们的叮嘱:坚定走向田野考古,绝不做“沙发考古家”。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李雨心 曾洁 【编辑:付子豪】